吉尔伽美什

上回的Archer,打败了Saber的人类最古老的英雄王。详细请参照游戏正编的能力设定。
可以说被称作从者杀手般的存在,普通的英灵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从者中毫无疑问最强的存在。
执着于与Saber的战斗,在与士郎对战时散漫,因而战斗中大意而败退了。不过如果认真战斗的话可以说是没有敌手的从者。
也许因为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十年吧,不知道为什么很在意自己的打扮。
有各种各样的日常穿的衣服,最中意的是在凛路线穿的摩托装。
因为“会被煤弄脏”那样的理由而放走士郎他们。
打击!原来主人公的性命价值在吉尔大人的上衣以下!
不过那样的性格到现在居然很好地没引起纠纷,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吧。
那个吉尔大概也明白,而喝了某宝具改变了身姿和性格。
另外,设定的时候“请务必将吉尔画上全身的黄金甲”说了这样任性的话。
理由,大概是因为这是个要反复挑战某六十层高塔的时代吧~

Fate/side material: Fate用语辞典
§

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职阶为弓兵的从者。虽然是由远坂时臣所召唤,但之后舍弃了主人,改和言峰绮礼再契约。本篇加上Zero中最强的角色。详细情形请参照元祖Material。在“男孩遇见女孩”的Fate本篇中,受制于“爱终将获得胜利”这样的宇宙法则而屈膝,但在Zero中便是毫无遗憾的发挥了那有如作弊般的最强实力。若是认真的寻求圣杯的话,圣杯战争真的会在一夜间结束吧,不过骄傲以及大意乃是王气的一部分,为了愿望机这种东西而认真未免太幼稚了,这点关系到王的体面,是绝对不能让步的。考虑到这样的缺点,姑且可以成为战力上的平衡……吧?
Zero的最后漂亮的逃脱了安哥拉·曼纽的吸收,但本篇樱路线却走向了那样的末路,是因为在女性的面前裸体而分心―――不对,是因为被从本体切离的“泥”的状态和连接本体的“影”之间威力的差别。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
§

CCC追加的主要从者。
人类最古的英雄,统治公元前苏美尔的都市国家乌鲁克、半神半人的王。
性格刻薄、冷酷无情。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把自己的基准奉为绝对的暴君。
与红Archer一样,这家伙到目前为止也已经彻底地解说过了,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说的。
基本性能、设定被调整为EXTRA用了,但基本上还是平常的吉尔。
炫耀着华丽至极的黄金甲胄,把取之不尽的财宝像开水一样泼出去,破格的英灵。
第一人称写作“我”读作“俺”。
性质是混沌·善。
既是无血无泪的暴君,也是享尽一切财宝和欢乐的英雄。
做事凭心情,却鲜少因为心情不好这样的理由下杀手。
他要杀人的时候,要么是对方的灵魂太丑恶,要么是对方与自己敌对。

视善与恶为同等、裁定罪恶的王。
由于绝对的基准是“自己”,因此对他人的思想和状况不会感同身受。
对吉尔伽美什来说,生命只是“现在就死”或“总有一天会死”这样的东西。
吉尔伽美什认定“现在应该死”的,即使是贤者也照杀不误。
“什么嘛。不拘泥于规则,结果只是按照吉尔伽美什当时的心情来做事!”,想如此吐槽也合情合理,但王就是这样的。
英明决断如同宇宙真理也好,
醉酒前后不分时的恶政也好,
他所做的毫无疑问是王的裁定。
这就是绝对的王者。
唯我独尊这点跟伊斯坎达尔一样,吉尔伽美什和伊斯坎达尔最大的不同在于他认为臣下是不必要的。
吉尔伽美什由始至终只是君临于“自己”的王。他爱的是“财宝”、“道具”,“人”只是会消逝的东西而已。
……不管是如何值得爱的,或是被他承认了的也一样。

另外,CCC的主题避不开女性问题。
吉尔喜欢的是“崇高的少女”。(少年吉尔则是“野外盛开的鲜花”)
讨厌依赖男性,内心却在利用男性的女性。主要是讨厌“女性化”的女性。



Moon Cell把他作为从者再构筑、显现出来,因为无法完全应付而封印在月之里侧。
吉尔伽美什自己也因为觉得圣杯战争毫无意义,在被弃置的地方做了间睡房,在颓废的梦里打盹。
与其他的从者不同,没有与Master契约的意思。不帮助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享受着唯我独尊的偷懒时间。却因为意外地被掉落最底层的愚者(主角)的傻话稍稍打动,管了一点闲事,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因为在接近无限的时间里一直在最底层打盹,身心都迟钝了。
这次不会大意了,要是这么想的话,本来缺省状态就是大意呢。←新!
从者的难易度是金手指性能,直到宝具解禁为止难易度与红Saber不分上下。
但宝具的伤害等级很大,现在开始后半的游戏平衡性让人担忧。
吉尔大人的攻击→对手死亡,也许会变成惨不忍睹的事态。
虽然AUO是这个样子,既然是己方的从者,总有一天会跟主角建立起信赖关系。说句题外话,也会有解除SG的时候。
另外,由于在EXTRA世界没有受肉,因而不会偏向那个时代的文明。CCC中可以一窥神话时代里中立的吉尔伽美什的本来面貌。

fem_gilgamesh.png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