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神阿提拉

以捕食游星尖兵的身分被排出,落至月球上的反噬晶体。
一万四千年前,带给地球文明(旧石器时代、第二神代黎明期)与Moon Cell莫大伤害的白色巨神。
对游星来说,是用来捕食地球文明的其中一个破坏装置。
阿提拉是“巨神”的反噬晶体。这种类型的尖兵会将自己所破坏的文明吸收为魔力并无限地巨大化,将文明破坏殆尽后自我毁灭。
在未知领域的尺寸约16公尺,这是她的初始状态,相当于“该文明人类的十倍大”。
往后每当收束灵子时都会变得更巨大。
由于重力影响,在地球创造出的分身——巨神阿提拉巨大化有上限.,但在电脑空间则毫无限制。虽说如此,若容量过大,动作便会随之变得迟钝,思考传达到末端的时间也会拉长,因此一般认为会将规模(Size)调整到适合巨神活动 的程度。
在反噬晶体中属于传统类型,会“以武力物理性地破坏文明”。
作为反噬晶体在Moon Cell中侵略SE.RA.PH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情报送往地球,创造出在现实世界的肉体[Material Body]——化身(Avatar)。
她同时展开对月球与地球的侵略。
虽带给月球与地球巨大的伤害,(并在地球一并毁灭了来自其他天体的降临者。)最后却在月球上败给了Moon Cell,并在地球败给了手持圣剑的人类。
虽然地球上的阿提拉就这样化为了巨大的亡骸,但在月球的主体阿提拉却只是遭到封印。
由于Moon Cell没有办法消灭阿提拉,便将乘载阿提拉的泪之星原封不动地隔离成“未知领域”。
然后,到了一万四千年后的现在。
游星再次接近银河系,阿提拉也随之苏醒。
(在游戏前半虽叙述成阿提拉以本人的意志苏醒……但事实上,是阿基米德唤醒了沉眠的她。)

在《Fate/EX》的世界中,产生出英雄阿迪拉的关键。
一万四千年前虽在游星的命令之下进行侵略,但在地球上以阿迪拉的身分进行活动,却使她被游星封印的自我觉醒,从而对自己身为“巨神”的存在方式逐渐抱持疑问与迷惘。
巨神阿提拉对自己被封印时的梦境——身为阿迪拉奔驰而过的平原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怀抱憧景,却一直未意识到这份憧景与反噬晶体的使命绝对无法相容。

EXTELLA的头目与新女主角。
若说尼禄毕竟是个众所喜爱的王道系女主角,玉藻前就是内行人才懂的变化球系女主角。
而阿提拉则设计成“论王道感不及尼禄和玉藻前,却能以与众不同的个性杀出重围”的小众化女主角。



基本人格是内向、强势而被动的。
虽以破坏文明为目标,却具备不适合作为游星尖兵“沉稳”女性人格。

基本构成为清秀(内敛清纯)、宽容(沉稳坚毅)、纯真(宛如少女而残酷)。
(这并非游星的设计,而是曾被游星所吞噬的某处文明型态,透过“白色巨神”残留了下来。推测其原先应为富母性而充满慈爱精神的知性体系。)

个性虽沉稳理智,但与巨神阿提拉敌对之人却难以意识到这份性格。
来自内敛的寡默与认真观察对方的视线,在人类看来都只像是巨人冷酷的态度。
结果双方无从交涉,她也成为畏惧的对象被世人崇拜。
受到如此单方面的畏惧虽非阿提拉的本意,但即使对话成立,她也只能以“破坏”的方式与人产生联系。如此一来,双方的立场并不会改变。
因此她放弃解开对方的误会,认为就这样受人畏惧也无妨。
这样的她正是所谓的“明明是绝世美女却对其美貌毫无自觉的良家千金”。

虽捕捉了主角,却也一边守护着主角一边紧跟不放地撒娇依赖,可谓圣母系的冷娇。
同时具备着年长者的从容与包容力、孤独的立场所带来的虚幻与寂寞、以及侵略者的冷静与冷酷。

至此所说的一切,终究只是“基本人格”。
由于阿提拉的性格是由三种要素(立场)所构成,这些要素并没有混合在一起,反倒是各自独立。
以人类来说就像是多重人格,阿提拉会因应用途而切换对他人的态度——性格OS。
其性格对应象征着阿提拉的三原色稜镜。
绿:少女的一面。娇弱又可爱。
红:战士的一面。冷酷并让人畏惧。英灵阿提拉的基础性格。
蓝:女神的一面。慈爱并温柔。
如上所述,基本为蓝色人格,觉醒与开心时切换为绿,战斗或愤怒时则变化为红。
这三色光芒就代表了阿提拉的性格。跟红绿灯没两样嘛。

此外,她虽拥有复数的人格OS,但兴趣与嗜好并不会改变。
喜欢的东西:弱小的存在、安稳的时间、发饰、肌肤相亲。
讨厌的东西:弱者、偏见、谎言、疾病。
“安稳的时间”也就是“不畏惧阿提拉而与她对话的对象”。
弱者并不是指生命上的强弱,而是精神上的懦弱。
“弱小的存在”也是“可爱的存在”,阿提拉的私人房间逐渐变为浪漫少女风也是这个原因。

说来有些复杂,举例来说,她对“弱小的存在”的态度可区分成以下的模式:
处于少女人格时会给予疼爱,处于战士人格时则加以玩弄,女神人格时便予以慈爱。
基本上,阿提拉渴求与他人沟通。
她希望能和人说话交谈、彼此肢体相触,但这个愿望却未曾实现过。
因此,对阿提拉而言,主角是第一个“不带偏见地对待自己”的对象。
至今为止一直被万物所恐惧的阿提拉,只是被主角温柔地碰触就开心不已,温柔的碰触使她感受到了喜悦。
所以,虽然很想碰触主角,但又知道自己让人畏惧而抽回手……阿提拉一直和这种令人焦虑的矛盾战斗着。毕竟她基本上比较内向。
虽说如此,一但抓到借口就会把握良机,变得非常大胆。
→御主因战斗而感到疲累→为消除疲累,让御主躺在丹田上恢复→事件开始——像是这种状况。
主线中关于人类与巨人之间友谊的叙述,这部分的肢体接触被描绘成温馨又近似某种癖好。
(肌肤相亲令人高兴→很好玩。让主角在自己的身体上玩耍很好玩——像是这种感觉。)



无论是尼禄或玉藻前,都被她视为征服Moon Cell的阻碍。
表面上的说法是“其他王权持有者会碍事”而打算予以排除。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她对于身为主角正式英灵的那两人其实怀抱着憧憬与嫉妒,以及恐惧。
自己是只会被人畏惧的存在。理解这点的阿提拉,对主角是否会立刻跑回曾经缔结契约的英灵身边感到极度不安。
她认为只要打倒尼禄和玉藻前,就能将主角完全化为自己的囚虏(无论是物理上或精神上)。
因此,在这两个层面上,她都会毫不留情地下手消灭尼禄与玉藻前。
英灵阿提拉凛然地表示:“我会解决那些家伙,得到完整无缺的你。”
巨神阿提拉则表示:“谈话并没有意义,我会让她们消失。”以沉稳的言语表现出绝不妥协的态度。
对阿提拉们而言,尼禄无论是身为征服者或英灵都很碍眼,与自己绝不可能相容。她憎恶著那份自由奔放,同时也对此感到羡慕。
(但若没有主角存在,以阿提拉怕寂寞的个性来说,总是极度积极攀谈的尼禄很有可能成为她的好朋友吧。)
另一方面,同是主角契约者的玉藻前虽也是应当排除的绊脚石,却没有尼禄如此让她焦躁。
不如说,在“不是人类”、“虽然立场不同但同是神灵”、“被尼禄夺走了真正的契约”这几点上阿提拉颇能感同身受。但也正因如此,才对玉藻前感到无法理解——
无法理解她为何能毫不在意自己身为怪物之事,还表现得一派轻松。
若说尼禄是阿提拉作为征服者的劲敌,玉藻前就是争夺EX世界最强规格的劲敌。

Fate/EXTELLA material: Fate EXTELL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