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维斯·H·皮斯曼

1
已经现象化的亡灵。
憎恶战争,被推上救世主之位的碎片。

“这个未来是不对的───需要有谁,要将其重新来过。”

EXTRA的全体的命题是“与停滞的对峙”,亡灵如此判断到。
这是对停滞,人类的恶性的战斗。
是流着血前进么,
是握着手前进么。
绝望之后是否定(超越)么,
绝望之后是肯定(解决)么。
亡灵质问那是对是错。
作为出生于过去,编写出现在的担责人。[换一下语序,作为出生于过去,编写出现在的担责人。亡灵质问那是对是错]

“世界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这个未来迎来了终末[Dead End]。
人类并未得出结论,难看的半途而废了。”

人类已经结束了。
这份“停滞”便是证明。
凛认为这是西欧财团之类的带来的。
雷欧他们为了自己的便利抑止了技术的进步,感情的起伏。
而雷欧他们,也有如此的自觉。财团就是如此支配着世界。
但是雷欧直到最后都没有告诉凛。
西欧财团操纵致使社会停滞,但至今尚未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世界的停止,正是你们如此希望的”

谁都对未来没有希望,也没有兴趣。
比起远方,停止前进是如此的幸福。
大致上───人类已经足够的幸福了。
这以上的进步,那才是不需要的东西吶,如此认为的人们这样说道。

“蠢货们。这是没意义的。如果只是期愿幸福的话,一开始就为动物便好了。
追求幸福以上的东西,你们,我们,应该是为此留了多少的血的啊。”

亡灵如此软弱的愤怒着。
为什么人们如此强大而又弱小吶。
这个结局,真的有两千年的价值么。

“忘了争斗的人类只能消去了。生存竞争乃是生命的根本。真正意义上活下来的手段”

如此。斗争乃进化之道。
杀戮,开阔,争夺,繁荣。
这颗星枯竭的话,就扔下这颗星而到达宇宙。
这才是人类,最低限度的责任。

“然后,你便是那份结晶。
看那份成长吧。战斗培育了你。困境将血肉化作钢铁。凌驾于一流的黑客之上。但是───知晓了那份珍贵的你,为何要否定这斗争?”



Moon Cell中枢,
于月之眼前两个亡灵对峙着。
他们同样是过去的人类。
对于这个未来,可以叙客观的感想的人类是极少数的。
战争之王否定这个未来。
但是你,并没有持有那样的视点。

“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的价值。
这个未来一切都是与我无关的。
即使,我们的梦的前方,不过是愚蠢的停止。这也是还活着的人的人生,这是无法否定的”
“你,承认了这个未来么”
“不,与你同样的,并没有认同呐。
───但是,也没有对其憎恨”

作为圣杯战争的舞台的观测的机械。
这个电脑世界是海的形象的理由。
如果说生命的根底是斗争的话,月之眼的根底则是守望了。
那理所当然是访问月球的Master在无意识中所理解的。
但是他,比谁都更早到达中枢的他,并不理解那个的显而易见的存在方式。

“……即使是这样。停滞,也是我们的现实啊”

发生的悲剧无法改变。
夺走的责任必须履行。
坚持己见的救世主的碎片一边接受了对失败的预感,一边握起了剑。

“注意到的话,人类就早已过了成熟期了。
1900年前是成长期。
但是,这之后的要来的成熟期───经过未成熟的时代,终于要来的黄金期并没有到来。
简直像是腐烂的果实呐。
在最丰润的时期就脱落了。
这可是,相当深的罪孽啊。
作为对失去的东西,培育的花费的报酬却只残留这样的结果的话,一切就成了谎言。
这个未来是不对的。人类必须再来一次。小规模的纷争不行。如果不是谁都是当事人的生存竞争的话,我们的目光,我们的意识就不会成长”

他憎恨着战争,不对被夺走的东西感到愤怒而做些什么是不行的。
人类应该是更厉害的东西。
必须要达到生命,人类,过去的人们所想象不到的场所。
这样善行的理念,将亡灵推上了救世主的地位。
他的选民思想,也是有正确的地方的。
的确这个时代人类已经累了。
厌倦了,放弃了。对未来抱有梦想这样的事,很久以前就已经忘了。
但是───

“但是选择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的责任。
特维斯·H·皮斯曼
你所守护的时代,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了”

绝别的话语拉开开战的幕布。
跨越七之海的最后之战。
知晓这份结局的,只有Moon Cell的Player而已。

译者注
  1. ^ 特维斯·H·皮斯曼在辞典里出现两次(人物和事项)。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