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娜可·加里吉利

CCC时登场的Master。
Servant是Launcher的迦尔纳。
西欧圈的Game Champ、比起玩家技术更重视游戏时间、在压力抠米度上十分有名的废人。常用昵称是“吉娜子[じな子]”。
是日系德国混血儿,母亲日本人、父亲德国人。
普通严格的家庭、普通的被保护着扶养长大的独生女。中学的时候因为意外而双亲过世、普通的生活一夕之间得到了能养活一生的遗产。
没有继续升学到高中
(并不是依照自己的意思不升学,只是因为没有人强迫她去所以就拖拖拉拉的)
本性就很宅的她,将世上御宅所需的道具一口气买进囤积、开始普通优雅地过着悠闲的阿宅生活。
主要出没在PJ(Piece Journal)这个欧洲的巨大讨论版、而那里就是她的阿宅交流场。简单的说就是网络废人。
在PJ常被用“用遗产宅在家=胜利组”调侃,而自己也觉得这样不错……的想着。
但周围的(中学时的同学)人、网络上的宅友们渐渐地有了就职啦结婚啦的话题,而让她开始不安了。

“不不,尼特才是真的胜利组啦!”

……但是、好像、被什么重要的东西给抛弃了的感觉。
在网络上就算是逞强跟假想的角色定位,也能一时的忘记这份不安。但只要一离开网络,稍微回望自己的房间便会被这份透明的不安感笼罩。
对于到死都不会因生活费发愁的吉娜子来说,没有金钱上的不安。但一直到死为止,一生都要过着“这种生活”吗、只要一想到这点,脑袋就会昏昏沉沉的、盖上棉被逃到睡梦中。
包围着吉娜子的不安是对于自己的人生的“放弃”、同时也是对于自己的人生的“反省”。



网络中毒的Jinako怀着轻松的心情参加了圣杯战争。
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是“人生的重新再来”。尽量想要一个爸爸和妈妈没有死的未来,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宅女高中生上学。
想要重新过上有着普通的朋友,与普通的男朋友(……能交得到的话),以及普通的女孩子的人生。
这就是她真正的愿望。
但是一参加了圣杯战争发现周围净是天才,游戏认真而严格且无处可逃。
弱鸡的Jinako在战斗之前就拒绝参加,死蹲在偶然发现的校舍的缝隙(仓库)中。
“这样在决出优胜者之前躲起来的话就没问题啦。Jinako桑,真是个天才”
尽管这样对着自己逞强,她也意识到了随着圣杯战争的进行,七回战结束了的话自己也会消失一事。
在校舍缝隙间的勤务员室,响彻校舍的校内广播传入了她的耳中。
在圣杯战争五回战的时候,无法直面“七回战结束的时候校舍会消失”这一现实,精神上染病,成了自闭症。迫近的死之恐怖引起了自体中毒,在临发狂前,又或者是在发狂的时候,落入了月之里侧丧失了记忆。
CCC中可能是从死之命运下逃离,稍微看到了些希望,性格却完全没变,对主人公等人持不合作态度。尽管想要得救,但是不像看到自己的内心,处于这样的立场,暧昧地放任着状况。
仅限对主角的防御很天真,是因为主角与Jinako都是“凡人”。
终究是自我本位,败战性思考,吊儿郎当的〇十多岁的废柴人类。
但是,正如迦尔纳所说的,蜗牛也有着蜗牛的矜持。在最终局面,Jinako勉勉强强地,也算是最低限度地坚持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