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乌斯·B·哈维

Julius Belkisk Harwey。
虽是Master之一,但不是Wizard。
作为西欧财阀的私设部队(反恐部队)的队长,秘密葬送了众多敌对势力的杀手。
与雷欧并非一母所生,作为雷欧的支援角色参加了圣杯战争[mission]。先行一步的Wizard获得的Servant Assassin,将其转让过来。

虽然尤里乌斯作为哈维之子受到期待,但在胎儿状态的一切能力值低下,且判明了具备缺陷一事。
尤里乌斯被以“这个孩子无法带来利益”为由作为废弃品被扔掉,但是凭异样的精神力活了下来,爬到了现在这个地位。
在他六岁时……(没想到雷欧出生了……),为了带来大人们所说的“利益”舍弃了幼年期,以药物成长为成人的身体。
三年后他的生存价值受到认可,初次工作之后,移籍加入了现在所属的暗杀部队。
年纪轻轻却战斗经验丰富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不靠才能或者家系,仅凭精神力,获得了令私设部队的粗鲁人们归拢的说服力[backbone]。
如果说雷欧是哈维的光明的话,尤里乌斯则是一手承担黑暗部分的外道。
移籍虽然题外话,在地上冥想的尤里乌斯的肉体近乎是尸体。
尤里乌斯的肉体进行了足以对今后生活造成障碍等级的脑改造,与哈维家族的超级计算机有机相连。最大限度地使用这个支援,尤里乌斯使用着涉及圣杯战争规则擦边球手段,排除着雷欧的障碍。

尤里乌斯没有活着回到地上的未来。
为了让雷欧成为胜者竭尽全力,这并非尤里乌斯的忠诚心。
他为了守护在幼年期,尤里乌斯将其视作母亲的雷欧母亲Alicia的遗言,一路战斗过来。
“雷欧就拜托你了”这么微笑着的义母[Alicia]
与她度过的些许时间就是他像是人类的幼年期。
但是,那也立刻就结束了。
被蔑视为不良品的他所被给予的最初的性能实验。
把作为下一代王所不需要的东西排除掉,从未见过的父亲如此说道。
月光断绝的夜晚。常去的她的个人房间。
美丽的金色长发,安稳的睡颜。
突然,扣下手枪扳机的瞬间,安稳的声音播放出来。
“雷欧就拜托你了”
砰,的一声无聊的枪声。
失去了令自己奋进的唯一的人性,他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有用性。



尤里乌斯是唯一的,在预选阶段就将主角视为威胁的Master。
尤里乌斯以其嗅觉,理解到了对雷欧来说最大的妨碍者不是凛或者其他的Master吧。
那个新人。那个平和的毫无干劲的男子/女子才正是,绊倒王(雷欧)的路边石头。
经过数次冲突,与主角在第五战激突。
战败之后这个执念也依旧作为尤里乌斯残留着,在最后的阶梯再一度,与主角对峙。
尤里乌斯执着于主角的理由是,
除了是对雷欧来说最大的障碍之外,
并不是发现了主角的真身。
他只是,在焦躁而已。
与自己同样是一般人一路走来的主角,一下子看穿了自己并进行对峙这件事,是在太过让人恼火。
那是渴求什么的冲动[东西]呢,他在消灭之际终于知道。



CCC中也有登场的Master。
对于无法想起记忆的主角来说,处于被雷欧折腾的帅哥这个位置。
学生会的职务是秘书。作为阴沉但值得信赖的青年而活跃。
实际上保留了一项记忆。
EXTRA中化身ghost向主角复仇的尤里乌斯,那个时候已经“死亡”了。令他消灭的不是第五战,而是更之后的。
对此不知情的BB“已经ghost化的”尤里乌斯拉进来,所以只有尤里乌斯知道直到第七战为止的未来。
尤里乌斯装作是“抱着对主角的怨恨而死”欺骗了BB,在暗中为了帮助主角而行动。
其理由自不必说。
因为化作ghost消失的他的临终,得到了渴望的光明。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