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

CCC中登场的“if”Lancer。
召唤Master是蓝路君。
究竟蓝路君本来的Servant就是她呢,还是因为CCC事件(开始的电梯口之后导致的分歧)使得Servant变成了黑Lancer呢,这点已经无从考究。
但可以确认的是在BB存在的历史之中,蓝路君的Servant并非弗拉德三世,而是这位少女。
其真名是因大量拷问杀人而留名于史的女性,伊丽莎白·巴托里。
因为Servant都是以其全盛期的姿态被召唤,所以伊丽莎白是以她最为美丽的岁月……还未成婚的十四岁的肉体和人性作为英灵被召唤的。
她所拥有的记忆只有结婚前对恋爱充满妄想的恋爱脑,和作为恶魔被打入监牢,瘐死狱中之前的恶梦而已。
因此,她作为贵族千金的矜持和被恶梦折磨导致的狂气混杂在了一起。
电子世界版哥特萝莉的褶边洋服,
背德性的恶魔之角(其实是龙角),
小恶魔般的虎牙(其实是龙牙),
有麦克风功能的长枪。
如上,充满着正经英灵不会有的设计。
自称偶像的Servant。
虽然被周遭的人冷眼相待,但伊丽莎白本人是十分认真、并且拼命在演绎偶像一职的。
自称是我(Watashi),称呼别人都是猪、松鼠、兔子等视作低等生物的蔑称。
措辞虽然有贵族风格,但有时也夹杂着一些现代女子高中生的俗语。
虽然言行上很享受折磨别人来取悦自己,但伊丽莎与其说是抖S,更贴切点说应该是天生且纯粹无垢的施虐狂。愚弄主角并享受这一行为本身的是BB,而伊丽莎则是根本没将对方视为同一生物。
(抖S一词终究只是爱情表现中的一种,指的是一种将“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施虐”变为“因爱而生的施虐”的感情。)
其性质是混沌·恶。
性格外向、强势、充满主动性。
将自恋视为最高价值观的少女。
虽然高贵但也蛮横的偶像,既残忍又冷酷。
毫不在乎他人的伤痛,反而是个见到别人痛苦才会产生“这个生物是人类啊”这种认识的精神障碍者。
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性施虐狂,但对她来说“伤害人类”一事跟呼吸没什么两样。
对伊丽莎白来说,折磨人类(下层民众)既是自己的义务也是职责。
她称得上是贵族主义一词的具现,她很认真地在支配并管理民众。虽然看上去这样,但她做事的责任感是很强的。
问题是对她开说,支配·管理即是拷问这一点。



“圣杯和人类都与我无关。
文明灭绝掉也无所谓。重要的都只有一点!唯有我!永远比任何人都更美丽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说——啊?各位,都像猪仔一样去死吧?毕竟你们这种奴隶除了将血献给我沐浴以外,毫无用处啊!”

生前的伊丽莎白执着于自身的美丽,为了保持青春美丽犯下了诸多背德的犯罪行为。
相传她强掳平民女子,在拷问并将之残杀后。再将其血灌满浴槽用作驻颜之术。
对她来说,她的美丽是“理所应当”之物。只要是为了维持它,无论是什么行为都是正当自然的吧。
虽然伊丽莎白常被认为是快乐型杀人犯,但她并非对杀人行为本身感到快乐。而是将因自己逐渐开始丑陋劣化的身体而产生的愤怒,迁怒到了自己领地的平民身上。
她第一次因“这个太棒了!”这种喜悦而感到颤栗是被Servant化后得知了“日本的偶像”这一职业的时候。
从那以后她就以最强的偶像为目标而日夜钻研着。头号劲敌是红Saber。
伊丽莎白在成为Servant后,头一次找到了“少女的欣喜和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因为只对自身的美貌感兴趣,实际上在性知识和体验方面跟张白纸没什么两样。
对伊丽莎白来说,“男人”是服侍于她,贡献于她,偶尔显得可爱的东西(指醉心于伊丽莎白的美貌并因此破灭的模样),也就是所谓的猪仔。
而“女人”是奴隶,是母亲,是恋人,是保持美丽的材料。也就是所谓的食物。
在CCC中描写了不少女性的自私自利,其中她拥有的是“固执于自己的外貌”这一面。
BB她们的感情都是朝着恋人去的,
色情魔人的感情也是朝着世界去的,
而只有伊丽莎白是在一股脑地谋求着自身的幸福。虽然肉体面的残酷行为也是由伊丽莎白来负责的,但就她跟性方面的愉悦毫无牵扯这点来说,也正好体现着她的纯洁。

另外,跟弗拉德三世一样,她也因为“无辜的怪物”这个技能而逐渐在怪物化。
她的角并非恶魔的角,而是龙的角。
其实在她身体的某一处(其实就是尾骨附近)有块鳞片,要是被别人看到,她会非常害臊地脸红起来,惊慌过后要么把目击者杀掉,要么就跟目击者结婚,但这种恋爱喜剧般的发展究竟谁会想看到啊。
在这里再说点小故事。在CCC末段,凛曾经提到“Lancer的罪业减少了”,那并非是因为她做出了什么善行。
单纯只是,因为伊丽莎白协助主角这一行为而被拯救的人类数目,远远超过了她生前所杀害的人类数目。这真像是Moon Cell那毫无感情基准的机器会做出的判定。
因此,即使她的罪业因此减少并使她重获了自由,伊丽莎白身上所背负的罪孽也永远不会改变。

fem_elizabeth.png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