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特雷斯

或者说是化野九郎。
属性是地,但经历妖精乡的事情后变质了。
在本篇中,是埃尔梅罗二世最大的劲敌。或者说是二世的影子。若说埃尔梅罗二世是本人并没有才能,要靠学生们的帮助,那哈特雷斯这名男人就是本人拥有无与伦比的才能,因此才会被学生们背叛。
使用的魔术涉及多方面。
当时的现代魔术科,魔术方面实在是太过不成体系,只是依序保存着历史较浅的魔术而已,但哈特雷斯却一个不漏地学习了下来。不知道他究竟意识到了多少,但这对化野九郎与哈特雷斯带有某种时间悖论的二重人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身为哈特雷斯起源的化野九郎,接受身为自己未来姿态的哈特雷斯的指导,以不合常理的速度增长着实力。旁人看来是泻瓶相承,但并非如此。这其实是被未来的自己看穿了素质与思想,并在其完全恰当的指导下,被转让了一切能力。
反转心脏这种行为,正如二世所识破的那样,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是纯粹的缺陷。他通过连接被弃置在妖精乡的心脏与已经化作空壳的身体的内侧,来实现接近魔法领域的拟似转移,但这就像是给心脏动手术令其反转的行为。
在魔眼搜集列车上,他带着清爽的表情第二次打开了心脏,但那时候其实是他最危急的时刻。
拥有篡夺视野的篡夺之魔眼。
原本只是找出想要寻找之物的搜寻失物程度的——虽然比较罕见,但规格较低的魔眼。然而,这也是经历妖精乡的事情所造成的结果,其变质成了「甚至能篡夺魔眼视野的魔眼」。



在作品中,花费了十年时间,想要图谋颠覆魔术世界。
这决不是因为对曾为化野九郎同伴的生还者们(曾为哈特雷斯弟子的四人)的背叛感到愤怒。而是因为跨越时间,亲眼见证了两次同样的背叛之后,他将该事象视作「纯粹因果的归结」。
水由高处往低处流。被火烧毁的东西就会化成灰。
既然如此,只要不改变这个系统本身,同样的事情就会无限地发生。因此,他辞去了现代魔术科学部长一职,不惜用尽一切手段,都想要颠覆基于时钟塔的现有的魔术世界。
这时候,最开始所需要的东西,就是胜过其他魔术师的情报。
慎重地挑选对象,最后与天体科的君主[Lord]马里斯比利联手,暗地里引发了七年前的魔眼持有者连续杀人事件。藉此,哈特雷斯获得了许多魔眼,知道了在时钟塔中不被重视的圣杯战争的真相,同时还隐瞒了这方面的情报。
就结果而言,知道了圣杯战争无法达成目的的马里斯比利,也中止了自己的计划……但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总而言之,知道了从者的存在与第四次圣杯战争真相的哈特雷斯,进入了下一阶段的计划。也就是藉由神灵伊斯坎达尔,复兴神代魔术的计划。时钟塔之所以会日以继夜地致力于无聊的阴谋,是因为要争夺逐渐衰退的神秘。既然如此,只要取回能让这种行为变得没意义的神代魔术就行了,这就是他的想法。



说些题外话,对他而言,与Faker之间的搭档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因为在他那总是预测到遭受背叛之事的人生中,唯独与对『王之军势[Ionioi Hetairoi]』的背叛感到震怒的Faker之间的情义,是一段不需要去考虑那些事情的关系。在从者与御主的关系中,总是会暗藏着紧张感,但Faker眼中的哈特雷斯姑且不论,在哈特雷斯的眼中,Faker是能让他一直感到安心的对象。
冠位决议的Faker会那样目瞪口呆,也有着哈特雷斯一直对她显露出这副态度的原因吧。在魔眼搜集列车到冠位决议期间,在埃尔梅罗二世无从知晓的地方,这对搭档经历了数个事件,目击到对这些事件莫名感到快乐的哈特雷斯,Faker皱眉道「这家伙搞什么啊」。
在他坎坷的人生中,唯独意图颠覆魔术世界的最后两个月,与动荡的内容无缘,而是度过了一段极其平稳的时光。

casefile_heartless.png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material: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