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蕾

本篇的女主角(主角)。埃尔梅罗二世的入室弟子。
作为侦探小说的华生役,在企划几乎最初的阶段就设定出来的角色。事件簿的企划在成立之前经历了蜿蜒曲折,但唯独她是基本没有变动。「拥有最优秀素质的守墓人,却害怕死灵的少女。而且她所持有的宝具的那位亚瑟王的……」,有着这样的角色宣传语。
最开始对二世保持着距离,然后逐渐慢慢加深关系的路线,是与系列化同时决定的。非常重视二世,但却是与恋爱关系滋味有别的师徒间牵绊这一方向也是那时候决定的。从说出非常讨厌的师父那种话的第一卷数来,实在是走过了一段遥远的历程啊。
另外,第一卷中二世所说的「恐怕是亚瑟王远亲的后裔」,虽然并不完全只是暂时应付的台词,但就本质而言,其实是比较接近被埋入了亚瑟王因子的家系。格蕾的家系是亚瑟王肉体的因子,而地底的骸王则是被植入了精神的因子,直至骸王应当到来的时候为止都沉眠着。
十年前,她的样貌产生了急遽变化的时候,就是第四次圣杯战争中Saber(阿尔托莉雅)被召唤出来的时间点。那时候,与因子的觉醒相呼应,亚德的人格也启动了,但格蕾却失去了其他的朋友。对故乡的人们而言,她已经成为了崇拜的对象。因此,她对第一个对自己变异后的样貌感到恐惧的二世抱有兴趣,并与他一同行动。
格蕾决不是讨厌现在的样貌。她只是对变化感到恐惧。但毕竟唯一的朋友亚德,也是因为自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才觉醒的存在。既然如此,自己这个存在也是有价值的吧。自己应该成为所有人都期望的过去的英雄吧。
然后,在冠位决议篇中,因为在远东Saber再次被召唤了出来,她的身体迎来了新的变化。



身为入室弟子的格蕾非常具有奉献精神。
话虽如此,在作为守墓人过着压抑生活的她看来,现在这种生活已经是非常宽松的了。除了照顾埃尔梅罗二世起居要费点工夫以外,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行动,所以刚开始的两个月一直手足无措。当然,基本上并没有作为魔术师的基础知识,所以能够融入现在的埃尔梅罗教室,很大程度都是多亏了弗拉特和莱妮丝的帮助。斯芬从初次见面起基本上都会立刻变成那副模样,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帮助。
「妳一直都在照顾我哥哥的起居,但妳自己就没有什么小小的要求吗」
「虽然在下并没有所谓的要求,但是——」
「但是?」
「如果……能够允许的话,在下还想再稍微继续,保持现在这种状态」
面对在暖炉面前露出寂寞般微笑的她,莱妮丝似乎禁不住又再劝她吃新的点心。
顺带一提,关于英语表述,虽然曾在美国常用的「Gray」和英国常用的「Grey」间纠结过,但她的出身两边都不是,而且也听说两个国家都会有人将Gray理解为黑与白的中间色,Grey理解为更偏向于青色的颜色,所以采用了Gray(因为重视中间色这一意象)。

casefile_gray.png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material: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