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r

剑士的英灵。除去魔力外各能力若不是在水准以上就不能担当的从者类型。
本编的正女主人公。
与卫宫士郎契约,在圣杯战争参战的少女骑士。
忠诚正直并认真的性格,作为骑士的骄傲掩盖着少女般的外表。
如果剥下这一层外皮的话则可以看到与外表相应少女般一面。
任性且带点不服输,会热衷于比赛胜负而忽略周围的事物,非常喜欢吃好吃的东西并为此精神饱满。有不想在喜欢的对象面前失败的怯懦,真是难以捉摸的女主角,唔。
真身是亚瑟王。
有着把性别伪装成男性持续为王,到取回祖国的和平后在却内乱中丧命的命运。
在《Fate》本编的亚瑟王由史实和传说融合而成,她在当上王之前的名字是阿尔托利雅(Artoria)。
伪装性别的持续王宫生活会很辛苦吧。
其中最为困扰的是继承问题,但也由梅林的魔术得到解决。
在本编中,“知道使男人高兴的方法”的台词,来于实际经验。
在拔出选定之剑时年龄就停止了,肉体年龄大概比起土郎小一岁的样子。
另外,亚瑟王是保护不列颠的赤龙。
父王乌瑟因为梅林的策略而做出持有龙之因子的后继者,阿尔托利雅虽然以人出生但是本身带有龙的魔力。
不需要魔术回路,只需顺着血液循环的呼吸就能生成魔力的阿尔托利雅,可以说是与魔术师们不同次元的“魔术炉心”吧。
————《Fate》原本就是她的故事。
围绕着圣杯和亚瑟王的故事是初期阶段《Fate》的主题,那个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圣杯战争征战的少女骑士。
在那尽头看到的梦,是与她的一生相适合的东西,如此确信着。

fsm_saber.png
Fate/side material: Fate用语辞典
§

Fate之所以是Fate的象征性存在,但是在Fate/Zero中并不是女主角。仍然包在王的硬壳中的她反而应该归类为英雄。
放置play、触手play、被跟踪、被视奸、被醉汉说教、被毁谤、偷袭自己的无礼的傢伙发现居然是原本该是朋友的心腹等,就算说Zero就是她的受难史也不为过。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在十年后吃到士郎美味的饭菜───我一直都是过着对默默看着我执笔的的妹斗版赛八道歉的生活。如果那是私服版本的话我一定会失去动力吧。就连在店面看到的时候,也会因为“我居然在欺负这么楚楚可怜的少女吗”这样的自己的丑陋而跪地的地步。
当初的服装,不加思索的设定成燕尾服,不过真的请人画了变成像是男装却又不是男装的东西,最后决定是现行的传统黑色服装。仔细想想,在乡下地方俗气的夜晚穿着宴会的服装四处游荡根本是种羞耻play,这么做应该是正确的吧。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
§

和主角契约的其中一位Servant。
身穿着鲜艳的红色礼服,自称·男装的少女剑士。为免和其他Saber混淆,而基本称之为“红Saber”。
第一人称是“余”。或者是“此身”。她自称“我”之时,只有她不再是皇帝之后。
对主角的称呼,
作为契约者委身之时为“奏者”。
无参杂任何私情,必须化身为主人之剑时为“Master”。
作为一个少女交谈时则是“汝”。
顺带一提,圣杯战争中Saber会用“汝”来称呼的只有主角。

自称是万能的天才,大多数的事情都能(硬来)实现的任性皇帝。
虽然那唯我独尊的态度和自信满满的发言,容易被误认为暴君。对所有人的存在方式,基本上都以“那倒也无妨”的态度来认同,不作拒绝的性格。
她的基准并不在于社会性的善恶之分,而是在于存在方式是否充满人性的美丽。
对演戏、歌唱、绘画、雕刻这些艺术都抱有理解,甚至亲手动手创作。
“这个如何?不赖吧?也、也许完成度是有点独特啦,但真的不赖吧?”
如此泪目地期望好评的怕寂寞的孩子。
本来她的能力值是不够Saber职阶的门槛的,这里就全靠皇帝特权搞定啦。她其实是指挥官系的Servant。

并没有作为Servant的主张和愿望。
因为她存在本身就足够完美了。
至少Saber本人是如此想的“余只要作为余自己来思考、谈吐、休息就已足矣。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此身存在于此。就已充分具现着罗马之威光了”。
因为已经完美,所以没有更多的追求。
她已经达观地认为,自己维持自我存在这点,就已经是最棒的褒奖了。
如此,因为自己心中有着绝对的东西……信念、价值观……所以并不会对大多数的事情表示抗议。
对Saber来说,无法让步的事情是“自己做出不像自己的举动”。
唯我独尊的Saber之所以会愿意当Servant,也是因为Servant本身就是为了“证明最强”而契约的东西。

“嗯?要证明自己是最强吧?对这个方式余并无怨言。
余只要打出不辱余之风采的战斗便是。说极端点,余的契约者即使是只青蛙,余也会跟青蛙并肩作战。
只要不辱余之风采地赢下战斗,对余来说也是无上的名誉。”

就是这样积极乐观的思考方式。
因为是这样的红Saber,所以才不怎么斥责青涩的主角。真没用、真懦弱、真让人无奈,即使内心如此想着,也绝不会打从心底看不起主角。
“真懦弱”这些感想也只不过是她真正直率的评价而已。
因此,主角作为Master不停成长,彼此信赖加深之后,她也渐渐开始怀起直率的好意。
“哎!再多陪陪余啦!
汝的契约者可是余啊,汝就好好呵护余吧!”
想主角陪着玩想得不得了,真是汪星皇帝爆诞了。



但是,本不应该有能召唤出她的Master。
因为她的真名在某个宗教观中被视为大恶,她的人生也有着悲惨的结局。
Saber是皇帝的同时,也是毫不怀疑自己才能的艺术家,对她来说的绝对正义只有“美丽”而已。
无论是敌是友,是民是己,只要是脱离这个定义的人,就绝不会受到她的宠爱。
即使是身为契约者的Master也一样。她绝不会顺从于丑陋之物。
不会有魔术师想以这种“美”为判断基准来运行兵器吧。和这个英灵的契约,风险实在太大了。

“……嘛,这倒也是。
魔术师都很聪明,并且擅长心计。
不会有笨蛋会选择信赖余,将生命寄托于余吧”

Saber在英灵之座上一直如此忧郁地想着。
虽然很怕寂寞,但自尊心高的她也不会作践自己,除非是跟自己同等的天才,否则绝不会契约。
就这样,不知经过了几次的预选赛。
心想这次也没人会召唤自己吧,因此正要从选定之地离去时,她听到了一个微小的声音。
回过头一看,那里有一个濒死的人正在拼命想要站起来。
一点也不强。
也没有突出的才能。
甚至称不上是能独当一面的魔术师。
但是——却从中看到了如暗中明星般闪耀着的不灭火种。
瞬间,她奔了过去。
对趴在地上的人,心中没有任何同情之意,而是对上天的愤怒。
因为她也是没能成为英雄的人。
她深知祈祷无用,弱者唯有自生自灭,这正是世之常理。
正因为知道这点,她才觉得无法忍受。
既然这般的祈愿都不肯听取,上天要来何用。
那个人在生死之际,依旧没有“放弃”,而是选择“继续战斗”。

“若是不愿回报如此纯粹之愿,那么天运这种东西要来何用!
如此崇高的灵魂呐喊,余怎么能不去回应——!”

Saber并非回应Master的召唤,而是自己主动降临于选定之地的。
明明那样讨厌作践自己,但她还是忍耐着头痛,向无名的人问道。

“回答余——汝可是余之奏者(Master)?”



在CCC中身着白色新娘衣装登场。
有诸如Saber Bride、新娘Saber的爱称。因为Apocrypha里也有红方Saber出场的关系,也是时候想一个EXTRA和CCC能共通使用的爱称了。丹下Saber……不行吗。不行啊。
在CCC中的宿敌是红Lancer。
希望作为偶像能彼此互相切磋磨练。毕竟她们的经历都有点让人退避三舍,也许在很多方面能共享烦恼也说不一定。
另外“换装·泳装”时的声音绝对要听啊。丹下Saber的Heart Catch力的MAX,就体现在这里啊。

fem_saber.png
Fate/EXTRA Material: Fate/EXTRA用语辞典